新华社福州11月18日电 题:漂泊者的新生——闽东“连家船民”摆脱千年悲苦命运

  新华社记者邹声文、许雪毅、董建国

  他们是一个特殊群体——闽东海上“连家船民”。

  除了海,他们曾别无所有。千百年来,他们的祖辈以船为家,捕鱼为业,一直渴望改变“漂泊江海、居无定所”的悲苦生活。

  直到新中国成立,连家船民才真正迎来上岸的希望,70年里逐步告别“怒海求生”,到岸上安居乐业。

  今天,“连家船民”已彻底成为历史。千年浮萍终于有了扎根的土地。海上漂泊者的后代,迎来富庶小康的新生活。

  从海上到岸上,一步千年

  连家船民,也称“疍民”,是东南沿海地区世代以船为家的群体,专家普遍认为可能是两千年前闽越人的后裔。

  大海那么宽广,但连家船民只能容身于一叶扁舟。“小船长七八米,宽不到两米,算起来十平方米住了七八个人,吃喝拉撒都在那里。”宁德福安市溪邳村65岁会计刘明福回忆。

  溪邳村是连家船民上岸后聚居的纯渔业村。村里老一辈船民,双腿弯曲,走路“罗圈腿”,这是常年在窄小船上屈膝劳作导致的身体变形。船民十之七八都有风湿病、关节炎,在旧社会被蔑称为“曲蹄”,受尽歧视和欺凌。

  “一条破船挂破网,祖孙三代共一船。捕来鱼虾换糠菜,上漏下漏度时光。”溪邳村疍民历史文化展室墙上的几句旧时俗语,正是连家船民的生活写照。

  海上生活怕风雨,但风雨说到就到。63岁的溪邳村党支部书记江宽全曾听妈妈说过,她七八岁时去姑妈家玩,结果碰到暴风雨,船翻了,7人丧生,妈妈活了下来。“每年都有翻船这类意外死亡事件。”他叹道。

  福安市下岐村是闽东最大的连家船民集中安置点。生于1979年的村党支部书记郑月娥记得,小时候妈妈在船上摔晕了,血流不止,爸爸拼命把船摇向岸上医院,到岸后背着妈妈一路狂奔,总算把人抢救过来,但妈妈从此留下严重的头痛后遗症。

  连家船民长年困守海上,极少和岸上世界来往。过一天算一天,他们对未来想都不敢想,是无财产保障、无生命保障、无教育保障的“三无”群体。

  正因为贫穷,闽东此前曾流传“有女莫嫁船上汉”的俗语。船民的婚姻也有“三多”:近亲结婚多、童养媳多、姑嫂换亲多。

  长久以来,连家船民饱受歧视,不被允许上岸定居。社会上有“曲蹄爬上山,打死不见官”等轻蔑说法。

  新中国成立,连家船民才看到上岸的希望。

  在溪邳村,三个不同时期船民上岸盖的房子,成了珍贵的历史见证——

  疍民历史文化展室挂着“第一期上岸定居点”的牌子。年过八旬的溪邳村老支书刘向禄记得,1956年,在政府支持下,这栋土木结构双层楼房在外澳海滩边建了起来,6户特困船民成了溪邳村第一批上岸定居者。

  20世纪60至80年代,溪邳又有船民零星上岸,建成一批“石头房”。但陆续又有船民回到海上,因为他们当时除了依靠大海,难觅谋生之路。

  整体推动闽东连家船民上岸定居,是在20世纪90年代末至21世纪初。福建省将“连家船民搬迁上岸”和山区茅草房改造搬迁纳入全省为民办实事项目,强调要让所有的连家船民都能跟上全省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步伐,实实在在地过上幸福生活。

  下岐村的连家船民就是1998年上岸的。上岸第一夜,家家灯火通明,很多人睡不着。

  “船民们住上房子很激动,”郑月娥回忆说,“突然不在风浪中摇摇晃晃了,反而有点晕床。”

  从此,他们踏上的,是坚实的路;开启的,是全新的生活。

1 2 共2页

重庆鱼鱼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以“快乐做游戏,做快乐的游戏”为理念的全球化自研自营游戏公司,公司主要致力于3D网络游戏的研发与运营。